第74章 当我是软柿子?你看人真准!

长官?

这是什么奇怪称呼?

天蓬真君不解,却也不好再直呼名讳,磨叽了好一会,才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眼:

“阁下就是天帝陛下派来的……上官?”

上官这个称呼倒也还行。

杨凌点了点头,勉强表示接受。

随后他淡淡地道:“既见上官,尔等为何不拜?”

“……”

天蓬真君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这股压力来自于天帝!

此刻杨凌手持天帝符印,具有绝对的话语权!

可是就这么低头服软的话,他是真的有点不甘心……至少也得让他看到面对这个叫杨凌的家伙,是真有领导他的能耐吧?

“嗯?”

见天蓬真君迟迟不拜,杨凌不禁微微挑眉。

他的目光越过天蓬真君,望向天海、天羽等四位神将,那股无形的压力也随之来到了他们身上。

拜吧,有些不服气。

可不拜吧,好像会得罪这個新来的上司。

略微迟疑了一下后,天海神将率先弯腰抱拳,恭敬地道:“末将天海拜见上官!愿听上官差遣!”

有人带了头,剩下的三位神将也纷纷行礼。

“这才像话嘛。”

杨凌对几位神将识趣的行为表示肯定,随后目光又转到了天蓬真君身上。

天蓬真君:“……”

这是怎么回事?

刚才最先挑事的可是你们几个吧,结果本帅还没认怂呢,你们几个反倒先给跪了!

真特么一群怂包!

天蓬真君暗骂了一声,心中仍是有些犹豫不决。

毕竟他和四位神将的情况还有所不同。

天海、天羽等四位神将本来就是听命行事,此刻突然来了个杨凌对他们而言不过只是换了个顶头上司,跟之前不会有太大区别。

但他不一样!

他天蓬真君乃是北斗九宸之首,执掌北极驱邪院,属于是坐镇一方的大元帅。

从来都只有他发号施令的份!

现在空降一个下界修士过来抢他的位置,还让他俯首下拜,真当他是软柿子吗?

念头至此,这位身材魁伟,相貌堂堂的天蓬元帅猛地挺直了身板,望着杨凌沉声道:

“陛下既然委派上官前来主导追缉梅山妖仙,想必上官定是道行高深,手段了得,不知上官在何处修行,又是师从何方神圣?”

“这是想先探探我的底细?”杨凌似笑非笑地望着天蓬真君,“若是不够格的话,你就要给我甩脸色,对我的话阴奉阳违,暗中再联合四位神将使点小绊子,好教我明白你们的规矩才是规矩是吧?”

天蓬真君:“……”

好家伙,全让他给说中了!

天蓬真君有些心慌。

这个叫杨凌的家伙一点都不像是下界散修,反倒像是一个在官场里浸淫多年的老油子!

他有心想要辩解,可是看到对方那双仿佛能够洞察人心的眼睛,想想还是算了。

大家都是明白人,把话说透了也好。

这时,杨凌望着他,笑着道:“既然想知道我的来头,那你也得拿出诚意,先自报一下家门吧?”

听到这话,天蓬真君顿时来了劲。

他等的就是这一刻!

这也是支撑着他的底气所在!

“听好了!”

天蓬真君清了清嗓子,望着杨凌一字一顿地道:“本帅原为一介人族散修,后有幸得到了人教玄都大法师指点!是以本帅厚颜自称,玄都大法师座下记名弟子!”

“哦?”

杨凌有些惊讶。

他虽然清楚这位天蓬元帅很可能就是他知道的那位,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得到过玄都大法师的指点。

不过玄都大法师常年在人族之中游历,为人又率性随和,没什么架子,可能看到天蓬元帅天赋不错,便顺手指点一下。

只是指点归指点,让其收徒却不太可能。

这倒是像是玄都大法师能干出来的事。

“如何?”

天蓬真君自报家门之后,先是环顾四周,不出意外地在四位天将脸上收获了艳羡之色。

随后他回头望向杨凌,面上满是略带矜持的自得。

“不知上官师从何方神圣啊?”

杨凌没有理他,而是默默估算了一下此地到灌江口的距离,然后伸出食指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圈。

空气中的水汽迅速凝结成一面圆形的镜面,水镜表面微微荡漾了一下,随后一道清隽俊逸的身影从中映照而出。

他穿着一袭青色道袍,模样看起来有些慵懒随意。

“师弟唤我有何要事?”

这一瞬间,天蓬真君眼都直了,舌头也跟着打结,“大……大……大法师!”

“嗯?”

玄都大法师微微挑眉,随即恍然道:“原来是你啊,果然已经成了天庭的大元帅。”

杨凌一听这话就知道,玄都大法师肯定推衍过天蓬真君的命格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推衍到他未来的那一劫。

不过就算推衍到了,以玄都大法师的性格也是不会说出来的。

他只会默默观察,而不会主动去改变什么。

“今日偶然遇到这位天蓬真君自称是伱的记名弟子,所以就给师兄你看上一眼……”杨凌一边说着,一边瞥了眼天蓬真君。

天蓬真君本来在看到玄都大法师的瞬间就早已惊呆了,此刻在听到杨凌的话又反应过来。

他直接往下一跪,冲着玄都大法师“砰砰”磕了几个响头。

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,空中那面水镜便“噗”的一下溃散开来。

“不好意思……”杨凌耸了耸肩,“两地距离太远了,加上这门水镜术还没练熟……”

准确地说,这是他第一次使用水镜术。

那日太清圣人在他脑海中留下了太多的修行法门,以及各种各样的道术神通,可谓是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。

短时间内,他肯定是学不过来的。

只能是需要用哪个的时候,临时学一下就用出来。

这也就是他悟性极高,普通的道术神通基本上都是看一眼就会,完全没什么难度。

“师叔!”

这时,天蓬真君也不起身,直接转过身来面朝着杨凌,一边叩首一边大声道:“天蓬拜见师叔!望师叔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…”

“哪个是你师叔?”杨凌没好气地道:“不要乱攀关系,玄都师兄只是指点了你,可没打算收你为徒!”

“是是是……师……上官您说得对,是我厚着脸皮假冒人教弟子。”天蓬真君哭丧着脸,却也不敢反驳,只能哀求道:“可是弟子是真的诚心想要拜入人教!”

杨凌瞪了他一眼,“废话,谁不想?”

被他这么一瞪,天蓬真君顿时老实起来,重新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,“天蓬拜见上官!愿听上官差遣!”

此时这一声“上官”,他叫得心悦诚服,甚至还有欢喜和期待,再没有半点不服、不忿、不爽的感觉。

哪怕片刻之前,他还想证明自己并非是一个软柿子!

但现在,他很清楚,在眼前这位人教弟子面前,他还真就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!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