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1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!

“老爷!您可是位极人臣的丞相啊,太子居然敢当众打您,咱们可以直接去陛下面前,弹劾太子!”

“是啊,太子如此狂傲,陛下也绝不会纵容他。”

“他今天敢打丞相,明天是不是就敢打陛下?这等狂妄嚣张之人,岂能姑息?”

一众白家仆人,义愤填膺的大喊。

刘易阳明白,十三皇子不可能来救自己。

今日能不能活着离开刑部大牢,就看白敬斋了!

当即攥着拳头大吼起来:“你虽然贵为太子,可白丞相也是位列三公,别说储君,就算是当今陛下,也要顾虑宗法祖制,不敢轻易对白丞相动粗。”

“你这一巴掌,事大了!”

刚才还犹如待宰羔羊般的权贵子弟,也豁出去了,纷纷为白敬斋鸣不平。

“说的没错!连丞相都敢打,还有什么不敢干的?”

“难道说,当今丞相的分量,还不如区区几个侍女重?”

“依我看,太子分明是痴迷于女色,为了这群贱人,竟然不惜枉顾朝纲,无视德行?不如咱们一起联名上书,将太子的罪行,公之于众!”

他们豁出去了,咬牙切齿的嘶吼着,恨不得将赵衡置于死地。

“你们还真会倒打一耙!”

韩玉娘看不下去了,娇声驳斥。

她这一开口不要紧,刘易阳仿佛抓住了把柄,兴奋骂道:“区区一个教坊司歌姬,也敢出言不逊?”

“他们或许是官宦子弟,但我可是南疆武将,朝廷册封的官员!”

“以下犯上?污蔑朝廷命官?该杀!”

为了活命,刘易阳只能选择孤注一掷。

小幼薇被镇住,眼眶不由一阵泛泪:“殿下……”

赵衡转身隔着栅栏,笑着拍了拍幼薇的手背,柔声安慰:“别怕,万事有本太子在。”

“况且,你可是本太子的心头肉,又何须在意一只杂毛狗的呲牙咧嘴?”

杂毛狗?

听到赵衡对自己的蔑称,刘易阳顿时恼羞成怒。

“太子犯下这么大的过错,居然还敢大言不惭?我就不信,大炎没有天理了!”

刘易阳自认抓住了把柄,乘胜追击。

赵衡云淡风轻道:“你不是要对韩玉娘出手吗?请吧。”

看着赵衡自信无比的模样,刘易阳心里阵阵发虚。

就算赵衡把门敞开,借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进去捉拿韩玉娘。

“你个王八蛋,不是挺能叫唤的吗?怎么让你动真格的,却又怂了?”

“你敢碰韩玉娘,那老子就直接宰了你,如何?”

赵衡冷笑问道。

刘易阳赶紧后退数步,与赵衡拉开距离,同时向白敬斋投以求救目光。

“白丞相!难道您真打算,就这么看着太子无法无天?”

在刘易阳的带动下,众权贵子弟纷纷出言怂恿。

“是啊,您可是丞相啊!”

“平白无故被打了一巴掌,这要是传出去,您以后还怎么在朝廷混?”

“您位列三公,白家更是大炎首屈一指的世家大族,就这么被太子羞辱,岂不是威严尽损?”

为了让白敬斋与赵衡拼命,他们不遗余力的拱火。

得到权贵子弟的鼎力支持,一众白家族人也顿感底气十足,恳求白敬斋立刻进宫弹劾赵衡。

在众人无比期待的目光注视下,白敬斋双眼布满血丝,怒声大吼:“都给我闭嘴!”

刚才还闹哄哄的刑部大牢,瞬间一片死寂。

所有人张大了嘴巴,满脸错愕的看着白敬斋。

白敬斋脸色铁青道:“老臣御下无方,谨遵太子教诲,请太子放心,老臣以后必定恪尽职守,绝不敢再有丝毫懈怠。”

“至于他们……”

白敬斋瞥了一眼刘易阳等人,毫不犹豫道:“老臣与他们没有任何瓜葛,他们对太子不敬,不过是想往白家身上泼脏水,意图激化白家和东宫的矛盾,其心当诛!”

“白丞相!您说什么?”

刘易阳如遭雷击,眼神近乎呆滞。

“我们可都是为了白家好啊,您不跟我们同仇敌忾也就算了,怎么反过头来,向着太子?”

堂堂大炎丞相,被当众甩了一耳光,非但没有丝毫愤怒,反倒低眉顺眼,摇尾乞怜?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打死刘易阳都不会相信。

“你个有眼无珠的东西,我白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种人渣支持了?”

“你们这群败类,蛊惑我孙儿,险些酿成大祸,老夫还没找你们算账呢!”

白敬斋的冷厉喝声,不断在刑部大牢回荡。

“启禀太子,老臣认为,这帮以下犯上,意图谋害东宫侍女的败类,都该就地正法!”

白敬斋不惜直接跪求赵衡,干净利落的与刘易阳等人划清界限。

毕竟白家就算再强,面对赵衡和云景王等强敌,也不可能以一敌多。

眼下唯一的选择,就是抽身世外,让赵衡与云景王鹬蚌相争,白家渔翁得利。

见此情形,背后的一众白家族人,瞬间没了动静。

连族长都低头认怂了,他们哪还敢啰嗦半句?

“文子姐姐,这老家伙为何像是变了个人一样?”

幼薇一脸不可置信,在她的认知里,白敬斋可是大炎最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之一。

结果被太子当众赏了耳光不说,甚至还低头受教?

这无疑颠覆了幼薇的认知。

佳慧文子也暗暗诧异:“或许是……宫里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?大炎朝廷格局大变?”

除此之外,佳慧文子想不到其他的可能。

韩玉娘等一众歌姬,小脸涨红如血,看向赵衡的眼神崇拜到了极点。

“连当朝丞相,面对太子殿下,都谨小慎微?这么说,我们被太子的羽翼保护,以后岂不是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?”

“是啊!咱们能够追随太子,当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!”

“太好了,有太子护着,咱们以后终于能活的像个人了。”

众女激动不已,要不是现场仍旧危机四伏,她们早就冲上去,将赵衡当成偶像一般围起来了。

“白老头,光靠嘴巴说,可无法赢得本太子的信任!”

赵衡轻哼一声,根本没有把白敬斋虚伪至极的忠心,放在眼里。

白敬斋看了看瘫在地上,虚弱不堪的孙子,不由得一咬牙。

死道友不死贫道!只要能保住白家的未来,老夫什么代价都能付出!

“杀!”

随着白敬斋一声令下,白家族人直接冲进大牢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